揭阳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地下水污染日益严重环保部门茫然无措

发布时间:2019-08-15 16:55:34 编辑:笔名

  讯:一则 山东潍坊地下水疑遭排污 的消息,迫使水利、和国家发改委三部委高官在 两会 期间出面答疑,中国地下水的安全问题也就此浮出水面。相比被不断曝光的江河等地表水污染,地下水污染的严重程度和治理困难拉响了更严峻的警报。

  在中国,有六成人口是以地下水作为饮用水水源,农村一些地区甚至直接饮用地下水,而地下水一旦被污染,由于其流动缓慢且具有隐蔽性和延时性,没有技术能够彻底清污,生态破坏更是不可逆转。

  目前,农村约有3.6亿人喝不上符合标准的饮用水,近20%的城市集中式地下水水源水质劣于Ⅲ类,不适宜作为生活饮用水源。被公开的调查数据显示,中国地下水中检出率较高的有氯仿、甲苯、四氯乙烯、苯并芘、氯苯、苯等,这些物质都会对人体粘膜产生刺激,其中,苯被国际癌症研究中心(IARC)确认为致癌物。

  从国际经验来看,地下水的治理难度、成本和周期远远超过大气和地表水,且水质还无法完全恢复,因此,控污十分紧迫。美国上世纪80年代出台的《超级基金法案》确立了 污染者付费原则 ,使恶劣的地下水染事故销声匿迹。中国长期以来对污染人处罚、追责过轻,客观上起到了纵容的反作用,从立法与执法入手,切断地下水的污染源,严防新的污染物进入地下水,是迫切且理性的选择。

  像河南平顶山东王营村的其他村民一样,李资(化名)家也是靠井水为生。院里的压水井有30多米深,但打上来的水依然泛着浑浊的黄色,数百米之外,就是河南平顶山市生产医用制品的重点企业圣光集团的生产基地。

  厂区东墙外,也有两口井,一根红色管道将墙内五色混杂的生产废水直接输送到井中,杂草与零乱的垃圾虽然掩盖了井口与管道,但浓烈的化学品气味依旧弥漫在空气中。

  这两口井距东王营村只有百米之遥。5公里内,还居住着郑营村、肖营村、北村、东村等十多个村庄的上万人,这些人都靠打井取地下水为生。厂区正南方不足4公里处,则是白龟山水库,它被列为城市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,是平顶山市近110万城区居民用水的水源地。

  地下警报

  2013年3月7日,一位圣光集团内部人士承认, 没有专门的厂 。 从建厂到现在,一直是这样排污水。 李资和东王营村一些村民们说, 喝这水拉肚子,水里有说不清的化学品味。 村民多次上访,但至今没有得到政府部门的水质化验结果。

  现场可以看到,两口排污渗井,一深一浅,中间由一根暗管相连。河南省地质调查院水环地调中心主任闫震鹏分析,污水如直排到中深层的地下水,就会快速扩散,污染面可以扩散到很大区域。

  圣光集团是年产值达50亿元的河南省重点企业,主要生产注射器、输液器等医用制品,其官称输注类产品产能居全球第一,销往全国30多个省市并出口东南亚、欧洲等40多个国家。但大量生产医用制品的工业废水每天亦如注射器一般直灌地下,这种排污方式,对地下水污染的严重性难以估算。

  此前媒体不断曝光由工业废水或生活垃圾造成的江河等地表水污染,然而,地下水污染的严重程度和治理困难已然拉响了更严峻的警报。

  与地表水呈现动态循环、更新周期短相比,地下水属于循环更新周期长的静态水。这意味着,一旦地下水被污染,其自净能力更差,污染状况存在时间更长,污染物及其危害基本无法治理。且污水深藏于地下,很难探知它在地下的反应速度、流向、氧化过程,是否会渗透、泄漏,也无从得知。

  因此,中国法律严禁将污水直排地下。《水污染防治法》第35条明确规定,禁止利用渗井、渗坑、裂隙和溶洞排放和倾倒有害废水、污水和其他废弃物。

  遗憾的是,像许多形同虚设的法律一样,《水污染防治法》第76条仅规定,企业的上述行为,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,限期采取治理措施,消除污染,处以罚款;逾期不采取治理措施的,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可以指定有治理能力的单位代为治理,所需费用由违法者承担。现实情况就演变成大多数时候罚款了事。

  造成地下水污染的主要原因是工业废水、生活污水的任意排放或灌溉,其他污染源还包括农药化肥、废渣等。

2006年上海旅游B轮企业
万方发展
长租公寓市场庞大家居企业吹响进军号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