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阳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邪神旌旗 第一百七十六章

发布时间:2019-11-17 02:18:40 编辑:笔名

邪神旌旗 第一百七十六章

看着微笑的沃尓,欧文·哈特陷入了茫然。

他不知所措地环顾左右,看到了神情苦涩却又有些放松的父亲,还有正沮丧地坐在那里,默默抚摸着那册从不离身的圣典的祖父,以及家族里面的长辈和亲人,还有学者之神教会的其他高层们。

“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他忍不住问。

“详细说起来很复杂,简单地说,就是我继承了前代学者之神的神职。”知识与文化之神,自称沃尓的那个长袍老者微笑着说,“我并不想做什么趁人之危的事情,但是‘学者’这个神职不能一直空缺着。而且我也的确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,所以我就接任了这个神职——当然,我现在并不是学者之神,或者说,我不只是学者之神。”

欧文·哈特沉默了一会儿,问:“那么,我们的陛下呢?”

沃尓摇摇头:“未来的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面,你们没办法再见到祂了。或许日后等我踏入强大神力,才会有足够的能力来让祂以我的从神身份复活……但那注定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,也许需要几百年,甚至需要几千年,或许就连传奇法师,也没办法活到亲眼目睹那一幕的时候。”

欧文这才明白长辈们的神情究竟从何而来,他想了一会儿,问:“那么,您是要我们信仰和侍奉您,就像当初信仰和侍奉陛下那样吗?”

“我并不强求什么。”沃尓摇头说,“你们是祂虔诚的信徒,我无意侮辱你们的忠诚。但是正如你们所见,我已经继承了祂的神职,在我强大到能够把这个神职重新分离出一部分,以重新构筑基于这个神职的从神之前,祂是不可能复活的。”

欧文垂下了头:“为了向我们这些无处归魂的失败者展示您的威严吗?”

他的话音很轻,但语调里面却有一丝很明显的怨愤。

沃尓并没有生气,慈祥地说:“炫耀或者展示?不,我可不会那么无聊。我只是觉得,有必要告诉你们这件事。毕竟未来还很遥远,你们总该为了将来多考虑考虑。”

欧文明白这位神祇的意思,他也已经十五岁,不是小孩子了。一些政治上的东西,他早就已经有所涉足,也有过专门针对的学习。

知识与文化之神特地屈尊来访,并且展示了祂的神力,其实就是要告诉哈特家族,告诉学者之神的信徒们,他们所信仰的神的确是回不来了,现在他们除了转而信仰祂之外,没有别的路可以走。

这并不算是什么凶狠或者欺负,作为一位伟大的神祇,知识与文化之神的做法是温和的,甚至可以说相当的宽容。

但是,欧文依然免不了失望,还有埋怨。

他不是一个很虔诚的信徒,但他早已习惯了信仰学者之神,那宛如吃饭喝水睡觉一样,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。现在知识与文化之神要他改变这个习惯,他真的很难接受。

他心中的念头自然瞒不过沃尓,沃尓看着这个奇妙的圣子,忍不住又微笑起来。

真的很奇妙,祂从未见过,甚至于想象都没想象过,世界上竟然会有并不属于虔诚信徒的圣子。

这个叫做欧文·哈特的年轻人并不是那种全心全意信仰学者之神的虔诚信徒,尽管他很好地理解了学者之神的教义,在生活中也履行得不错,但在他的内心深处,却并没有很认同这套教义。

对于他来说,这些教义,这种生活,以及这份信仰,只是一个习惯。

是的,只是习惯而已。

很奇妙却也很合理的事情,只是,让人很在意。

祂微笑着,伸手按在欧文的头顶上,温和的意志伴随着温暖的神力,流入了对方的心中。

“年轻人,我并没有感觉到你有所不安,可你为什么不愿意信仰我呢?”

在心灵之中,祂如此发问。

曾经和学者之神多次这样交流过的欧文立刻反应过来,同样用心灵回答:“我早已习惯了信仰吾主的生活,那宛若曾经充斥这座魔法塔的神力一样,是我生活的一部分。我不想要改变它。”

“但生活始终是会改变的。”沃尓说,“正如人始终会长大。”

“人短暂的一生,对于伟大的神祇来说,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沃尓沉默了一下,说:“我曾经从我的主神,伟大的虚空假面陛下那里听过一个故事,你有兴趣听一听吗?”

“当然,我愿意倾听您的教诲。”

于是,欧文看到眼前的景色发生了变化,他并没有站在魔法塔里面,而是站在空中,看着一群细小的虫子在水里游着。

“这是一种很微小和柔弱的虫子,它们春天出生,夏天成长,到秋天的时候产卵,死去。虫卵渡过一个冬天,在下一个春天孵化,开始生命的旅程。”沃尓将这细小虫子的一生演示在了少年的面前,“它的生命如此短暂,以至于完全不可能知道什么是‘冬天’,以及什么是‘一年’。”

少年点点头,然而并不明白祂为什么要演示这些。

画面一转,显示出一只在沼泽里面缓慢爬行的大乌龟,它的后背上布满了斑驳的花纹,看起来就像是一块巨大的岩石,岩石上甚至已经生长了不少杂草。

“这是生活在大沼泽里面的古龟,它的生活很单调,吃饱了就睡,睡醒了再吃。每过一段时间,它会因为魔力的潮汐循环而昏昏欲睡,展开类似于冬眠的生活——从一次冬眠到下一次冬眠,大概是一千年。”

少年惊讶地看着那只慢吞吞的巨龟,为它那漫长的寿命而惊叹。

画面再变,化为空中细小的飞虫,它飞舞着,起初很快很敏捷,但没一会儿就慢下来。两两一对聚集着,交尾,产卵,然后死去。

“这是另一种小虫子,从孵化到死去,前后只有一天,多的大概会有两三天。”沃尓说

,“它们的人生如此短暂,以至于连‘一周’都不可能知道。”

画面继续变化,化为一株参天古树,每一条垂下的树枝都宛若一株寻常的大树。

“这是神木,从诞生到现在,已经过了几十万年……”

“伟大的神祇啊,您究竟想要告诉我什么?”欧文疑惑地问。

“当初我也是这么问的,然后虚空假面陛下对我说,无论是那些生命短暂的虫子也好,还是活得比大多数神祇都要长寿的神木也好,它们所活着的,其实都只是‘一生’而已。”

“短命不是什么需要悲叹的事情,长寿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,在岁月的长河面前,便是神祇也未必真的永恒不朽,所以,只要认真地活着,认真地活过一回,就可以满足了。”沃尓说,“已经陨落的学者之神无疑认真地活过了一回,你呢?”

欧文沉默了许久,最终跪拜在了祂的面前。

海口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
长治性病医院排名
汕头治疗睾丸炎方法
九龙男健医院
民乐县人民医院怎么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