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阳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笔尖两只候鸟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2 23:56:00 编辑:笔名

每当春末夏初,正当农忙之时,布谷鸟就漫田遍野地鸣叫着:“家家插棵,家家插棵……”催促农民们快快插秧;每当农历六月,炎热难当之时,茂盛的稻棵田中,稻鸡总是“火娃,火娃”地叫个不停,像是在殷切地呼唤意中之人。这是什么原因呢?原来,这里面却有两个让人心酸的故事!    鸡窝里的金凤凰  火娃十岁那年,就失去了父母双亲。生活来源只是父母遗留下来的两亩水田。这么小的孩子,哪能真正料理农事?左邻右舍看着他孤苦伶仃,都非常怜悯,关键的农事都前来帮助。隔壁的刘伯,更是关怀备至,每事都尽心尽力。在大家怜悯心的照应下,火娃竟然过上了和常人差不多的生活,他觉得非常幸运。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”,对于人们的怜悯与照应,他在幼小的心灵里,刻下了深深的感恩烙印。  火娃是个心灵聪慧,行动敏捷、性格要强、开朗乐观的孩子。在满怀感恩之情的激励下,他乐于全力帮助别人,甚至已经把帮助别人,当成了回报人们的应尽义务。人们见小火娃开朗热情,每当忙不过来的时候,总会想到他;而他只要力所能及,都会尽力去做。因此小小的火娃,被人们说成是“鸡窝里的金凤凰”。  火娃因为性格要强,立志要早一天自食其力,因此对于自己的事,只要能够做得了的,他都自己来做。每到春暖花开之时,他就像刚出巢的春燕,在自己的田里飞来飞去。那沉重的农活,他侍弄不了,只要能化整为零的,他都自己侍弄。自己侍弄不了的,只好等着左邻右舍们给予帮助。  农事中,插秧是最重要的一环。农谚说“落棵一半”,只要落了棵,就算有一半的收获了。插秧虽然很重要,技术要求也很高,却不需要很大力气也能进行。俗话说:“黄秧田里无老少”,小孩和老人,只要有这方面的技术,都能插秧。因此,一心想着早一点自食其力的小火娃,首先想着要早一天学会插秧的本领!    苦学插秧  火娃十二岁那年,便开始学习插秧了。他按老农的规矩,每天自己拔十八个“牛头大秧”,找一处待插的田拐(边角),自己练习。目的是要把手指练得敏捷;并且,熟悉秧苗的特性。这样的初次插秧,仅是自己练习,无人指教;插的好歹,也无人褒贬。小火娃常常将这十八个大秧,插了拔;拔了插,总是将嫩秧拌成了蔫草。尽管如此,他辛辛苦苦插上的秧苗,最终还是被主人荡(用工具抹掉)去,由别人重新再插。  十三岁那年插秧的季节,火娃自以为已经有了插秧的基础,试图与熟练的插秧人上趟插秧。这里插秧,人多的时候,是一趟压着一趟循序前进。火娃才一下趟,就给“关”了起来。跟在他后面的人说:“下去吧,你还早着呢!”刘伯见了说:“孩子,你过来,我俩去插叉吧。”刘伯这位熟练的插秧手,带着学习插秧的火娃插边叉(所谓“叉”,就是靠田边的部分),这是真正的“师教徒”。  在待插田的拐角处,刘伯对火娃说:“火娃呀,插秧可是一项辛苦的农活啊。不刻苦学习是插不会的,就是勉强插会了,也插不好。要想插得又快又好,就要舍得下身子苦练呢!”火娃说:“刘伯伯,我能吃苦。您教我吧。”刘伯说:“我叫你来插边叉,就是为了教你。”于是,刘伯先教他插秧的姿势,说:“腰弯是挺直腰杆臀部弯,腿弯是膝头弓着弯;头要抬起来,两眼望前方。”又细细地将其中的奥妙解释给他听,直到火娃说“我知道了”为止。接着,又教他如何移步,如何分秧;如何使秧苗站立,如何使行路均匀;如何进弯,如何出弯等等诀窍。火娃听了有些茫然地说:“刘伯伯,插秧这么难,我怕是学不会呢。”刘伯鼓励他说:“孩子,做田无难事,只要能吃苦。你看,这么许多人都会插秧,你怕什么呢?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学得熟练了,就能熟中生巧,会把秧插好。”  火娃在刘伯的指点下,认真的练习着。几天下来,他腰酸、腿痛、颈胀、手麻,连眼泡也肿了起来;各种插秧的苦楚,一起向火娃袭来。可是,离“熟练”的程度还差得很远!火娃虽然感到吃不消,而急着要学会插秧的心情,却驱使着他一定要坚持下去。于是,他每天都不懈地坚持着苦练。  第二天、第三天,刘伯都带着火娃插边叉,火娃自以为插得很好了。第三天中午,插秧的人都去吃午饭时,他瞅着机会,在大田里上正趟插了起来。插呀插的,插进了弯子里,他出不来;只好乱七八糟地勉强插了出来;接着又到了弓包上,却再也下不来——他插得“跑趟”了!没有办法,只好将好不容易插上的秧苗,又一棵棵地拔掉。刘伯吃饭出来看见了,宽慰他说:“今年你是上不了趟啦。不过,不用着急,还得吃苦练习,明年你就可以上趟栽秧了呢。”说完,叫他回去吃午饭。  火娃认真刻苦的练习,虽然上不了正趟栽插;然而,几天下来,在边叉上,却已经插得像模像样了。大家看了,都称赞火娃学得好,学得快。这一年,他才十三岁呢!    加入插秧人的行列  火娃十四岁正式投入了插秧人的行列,与成人一样,吃苦受累地劳作。他人小、身小,手脚轻便;灵敏得像轻盈的小鸟,在白水青秧的田野中轻快地翱翔。使插秧的伙伴中增添了许多欢乐和活泼的气氛。为了磨练他插秧的技术,人们常常逗着和他比速度、比质量。好的插秧手,一秒钟能插十棵左右的秧苗,还苗正行匀。小火娃任凭怎样手舞足蹈,勉强赶上了速度,质量却差了许多——行路狗牙对,甚至满天星;苗子眠秧棵,有的还横捺直捂着;秧棵不仅粗细不匀,还有不少漂在水上。刘伯见了心想:难为你了!刚上趟插秧,能够做到这样,很不容易啊。可是,嘴上却呵斥道:“你真是饭桶!怎么插得这样糟糕?”插秧的伙伴们听了呵斥,轰然大笑,说:“小火娃就要盖楼房啦,你看他放了多少木排来!”这漂在水上的秧苗,人们根据它的形状,戏称是飘着的“木排”。而此时的火娃,总是闷不吱声,更是用心地纠正着错误。  火娃刻苦磨练,插秧的技术进步很快。到得这一年的插秧中期,他已经是很好的插秧手了。他插的秧不仅质量好,速度还是同行们的上等,真个是“黄秧田里无老少”!到了插秧的后期,他被同伴们推到了插头趟秧的位置。在插秧没用上绳子的时候,头趟田基本上是靠着田埂走。自然的田埂有许多弯道,人多插秧,需要取直了才好上趟。因此,需要抛趟插秧。所谓“抛趟”,就是靠包丢弯,将弯田的秧苗路子插直,是技术要求很高的插秧事。许多人,虽然会插秧,却一辈子也不会“抛趟”。自从火娃被推上了插头趟秧的位置后,就被迫插起了“抛趟”秧来。几经磨练,他抛趟居然也能够碰包对拐,恰中目标。同伴们高兴地说:“我们又添插秧好手了!”  农家插秧,都郑重其事,大家自愿结伴。常常是三五个人一伙,或者八九个人一班;你家插过了我家插,轮流着来。上前居后,相差最多三、五天,都不误农时。为了抓紧季节、出工整齐,插秧的人都在当事的主人家里吃饭。每到一家,主人家都殷勤款待,插秧的人吃得都很好。当地插秧都是男人们的事,有“男人蹲着(弯腰)吃,女人生着吃”的俗语。  插秧人的吃食由平时的每天三顿增加到了五顿:一般都是早上丑时起床,洗漱后来到主家。主家招待的是茶叶蛋、瓜子、糖果和茶水。清早吃蛋,叫摸墩蛋。是请各位在插秧时,将露出水面的泥墩顺手摸平。太阳露面时,一天要插的秧苗已经基本拔好,便回家吃早饭了。早上是随便的家常饭菜。吃中午饭时,饭桌上菜肴十分丰富,荤素兼具,还有烧酒;不过,为了不影响下午劳动,只是喜欢喝酒的人才喝一点。下午申时,主人家将吃食送上田埂,叫做点心。一般是炒米、五香蛋或者其他花色食品,如秧粑粑(用撒秧时留下的芽稻加工成的)、粽子等比较稀罕、好吃的东西。收工时,是在日落酉时前后。略迟略早,要根据主人家秧插的情况。收工后,各人回家洗漱干净,都到主人家吃晚饭。晚饭是一天中最丰盛,最讲究的一餐。就餐的人在饭桌上各就各位,放开心情,有说有笑,不慌不忙的进食;主人殷勤侍侯。能喝酒的人,放量而饮;不能喝酒的,也勉强喝一点。在饮酒中,各人明天在哪里插秧,都有了决定。一两个小时后,便有人醉醉醺醺,高谈阔论;有人窃窃私语,交流感情;更有人开怀大笑,借以驱散一天的疲劳。末了,都由主人恭恭敬敬地送出家门。  火娃成了真正的插秧手后,也和插秧的伙伴们一样,不仅受到了主人家的尊重,也被殷勤款待。他幼小的心灵,颇为洋洋得意。这一年,火娃那二亩水田,仍然由刘伯适时地给整理好了,他和左邻右舍们一起,及时地给插上了秧苗。    忘我帮别人  火娃十五岁的这年,插秧的时候,简直成了香饽饽:你家请过他家请;有时,为了能请到他,几天前就给他打招呼,生怕到时候请不着。人们对待他的态度,也由从前无足轻重的小孩,到很有份量的插秧人了。  火娃学会了插秧,自以为已经长大了,处处以大人的标准要求自己。和人们讲话,郑重得“一诺千斤”;又因为念念不忘左邻右舍的照应,只要有人请他插秧,他都满口应承,有请必到。每到一处,主人对他的人品和插秧的质量都赞不绝口,使他有些飘飘然,将他自己赖以生存的两亩水田,忘到了爪洼国去了!这样,他这家插过,那家去插;从立夏一直插到芒种。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常常是去不见日头来不见天;每逢下雨,还穿蓑衣戴笠帽地忙。人累得精瘦,心情却十分快活。  在一片赞扬声中,火娃欣慰地忙碌着。一般人家已经在赶插最迟的小麦田了(这里小麦种得少,下茬多是晚稻),他那应该栽插中稻的田,却还是仰面朝天地空在那里。    “家家插棵”  火娃的近邻是刘伯。往年,每当插秧的时候,火娃都及时的来请刘伯给他整理水田,以便及时插秧。今年火娃只顾给别人去插,忘记了自己的田;而刘伯也因为多种了两亩小麦,到了芒种正忙着收割,也没想起来火娃的空白田还没有插上秧苗。  刘伯有个女儿叫阿姑,与火娃同年。他俩从小在一起玩耍,无日不见。孩提之间,嬉笑滚打,两小无猜。可是自从火娃学会了插秧后,便觉得自己长大了,见到了阿姑,居然拘拘束束,羞羞答答,一副窘像,自己将自己与阿姑隔离了开来。在刘伯和其他长辈面前,不仅不与阿姑多话,还有意回避。阿姑是个性格内向,情意笃厚的姑娘。不好意思主动找火娃嬉戏;然而,向往火娃的心情却十分炽烈。这些天来,火娃只顾给别人插秧,阿姑见不到他,心里急得像猫抓一样难受。她掂记着火娃的田到现在还没插秧;又由于羞口,一直不好提起。今天见父亲已经在割小麦了,如果再不提醒父亲,火娃的田就真的插不上中稻秧了。当她看见父亲挑着小麦回来时,向父亲问道:“火娃家的田到现在还没插秧,他这些天到哪里去了呢?”刘伯听女儿说起,知道火娃忙得忘掉了自己,大吃一惊地说:“是呀!亏得你提起。我也把这件大事忘掉了!火娃这孩子也太好使唤了,被人们使唤得连自己的田也忘记掉了!我这就去找他。”说着放下手中的工具,到村西边来找火娃。  火娃听了刘伯找来所说的话,才知道自己的田还没插上秧苗,已经误了季节,心急如焚,马上对主人说:“我今天不能为你插秧了。我自己的田到现在还有没插上中稻呢,我要回去整理自己的田了。”主人听了,也大吃一惊地说:“什么?你的田还没插上秧呀?我这已经是在插小麦田的晚稻了!你快回去吧,今天抓紧把水田整理好,我明天就去给你插秧。”  火娃和刘伯一起走回来。当走到村边时,刘伯说:“火娃,你先去田中将水搞好,我下午去给你耖田(因为只有耖平了才能插秧)。”说完,还割他的小麦去了。  火娃往自己田里走来。当经过他曾经为别人插过秧的水田时,见那些插下去的秧苗都已经成了青棵;早插一些的田块,已经封了行(稻苗长得看不见水),他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几天来给自己的田插秧?他来到自己田里,见本来犁过耙好的水田,一点水也没有!有的地方已经晒得开了裂;许多地方还长出了青草。要整理这田,先得有水;而水还得从半里路远的水塘里去车。这车水、整田,少说也得两天时间。哎!“立夏插秧一两家,小满插秧普天下,芒种插秧分早晚”!我就是今天插上去,也已经是很迟了,哪能还等两天?现在正是“秧又青,麦又黄,八十岁老太上稻床”的大忙季节,即使我将田整理好了,还不知道能有几个人来给我插秧;要是一天插不了,又得耽误下去!人误地一时,地误人一年,要是收不到稻子,我可怎么活呀?于是,他焦急得呼唤起来:“季节,季节呀!你为什么这么匆忙?一点也不给我留点时间?!”  火娃急得慌了神,从田这头跑到田那头。他后悔了:我一个才学会插秧的人,呈什么能呀?东家插棵,西家插棵;家家插棵,就是忘掉了自己插棵!今天你请,明天他请,赞扬的话儿听了许许多多;可是,我的田却撂荒了!好吃的东西,你也请吃,他也请吃,我吃了人家的,今后自己吃什么哪?我田里不收稻子,我将怎么活呀?我已经是插秧手了,难道还要别人来养活我吗?别人看见我的田里长青草了,将会怎么评说我呀?连自己的田也没料理好,还能算是金凤凰吗? 共 621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前列腺结石的饮食调养
昆明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
云南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

上一篇:ERP能给企业挣多少

下一篇:生命何匆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