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阳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酒家菊英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21:38:24 编辑:笔名

(一)艰难的抉择  这是一处密林中的深潭,小小的,被茂密的树叶遮住,几乎看不到潭面,潭边的岩石已经被鲜血染红,好像是打翻了一盒胭脂。潭水碧色极浓,水面被一层绿藻覆盖,殷红和翠绿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,妖冶之中显出了一丝诡异。  岩石旁坐着一个垂泪的女子,她看着身边那个浴血的男人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口中喃喃道:“宇轩,你怎么了?你醒醒啊!你让我一个人可怎么办啊?”  然而,没有人回答她的话,碧幽幽的潭水在太阳的照射下闪出了诡异的光芒,好像山鬼阴郁的眼睛一般。  男人并不答话,因为他早就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,就在这时候,女人突然看见身边沉寂的死水泛起了波澜,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,一大串气泡从潭水中升起来,随后,一丛墨黑的水草从水中浮了起来。  女人吓了一跳,待到仔细看的时候方才发现,那团墨黑的水草下竟然是一个人类的脑袋,虽然丑到了极点,但还是看得出,那的确是个人,而那墨黑的水草则是他的头发。  让人震惊的是他那张丑陋到极点的脸上竟然镶嵌着一双明眸,宛如两颗黑宝石一般,目光在粼粼的绿波中氤氲开,让人感到一种窒息的美。纯洁到极致的一双眼,竟然长在了干枯衰朽的一张老脸上,这让女子感到不寒而栗,双腿不住地颤抖起来。  “你将我的水弄脏了!”那人的半截身子钻出了水面,发出了一个极其干涩的声音,在林子里袅袅散开。  “你,是山精水魅吗?”女人半天才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。  “哈哈!看来,我久不出江湖,已经有很多人都不记得我了啊。”那水中怪人咧开嘴笑了,他的嘴角一直咧到了耳根下面,红红的舌头吐出来,看起来就好像是在脸上多了一道血红的伤口,他悠悠地说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  “我们?”女子似乎还没有从惊恐中恢复过来,她强自镇定下来道:“我叫陆菊英,这是我的相公罗宇轩。”  “罗宇轩?”怪人冷冷地说道:“不认识!他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  “是被人打的,他是为了保护我,才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。”陆菊英说到这里不由得垂下泪来。  “哦?”怪人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陆菊英,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:“好,好,真是很不错啊。”  陆菊英被他说得满头雾水:“什么?不错?”  怪人看向了头顶碧森森的绿影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看来,又有好玩的东西了。”他说到这里突然又神秘一笑道:“陆姑娘,有一个有趣的选择,不知道,你会选什么。”他的身子突然从水池中凌空跃起,空荡荡地飘浮在空中,足下并无什么凭借之物,透过星星点点撒落林间的金黄阳光看去,他宛若一个飘荡林间的野鬼。他的身上披着一袭宽宽的黑色大氅,被潭水濡湿,紧贴在身上,而那如水草般乱糟糟的头发竟然如章鱼的触角般随风飘舞了起来,整个人赫然露出了一种让人不敢正视的威严。  陆菊英声音颤抖地问道:“你让我选择?让我选什么?”  怪人指了指地上生死未卜的罗宇轩道:“你和他之间,只能活一个。”  “什么?”陆菊英叫出声来,下意识地将罗宇轩护在了身后。  “看来,你和你的相公很恩爱啊。”怪人用嘲讽的语气说:“看他这个样子,命恐怕是保不住了,不过,我倒是有办法让他活下来,我看,他是被小风伤到的,伤得不轻啊,可若是我教他武功的话,他一定能够打败小风的。但是,你就必须死,将你的身子化成肥料,滋养这片林子。”  陆菊英听到这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整个身子在风中瑟瑟发抖。  “当然,你也可以换另一个选择,那就是杀了你的相公,然后,拜我为师,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你的相公是一个窝囊废,但是你不一样,你是一个练武的奇才。”他说着又看向了头顶的绿叶,似乎在自言自语:“我的前一个徒弟,也就是小风,我只传了他三剑,他便成了武林盟主。”  “小风?武林盟主欧阳风?是你的徒弟?”陆菊英吃惊不已。  “我的这个徒弟,实在是太不像话了,学会了功夫,就忘记了师父,还想将师父困死在这片深潭里,所以,不管你们谁最后活了下来,学会了我的功夫,都要继承我的日光道,杀了欧阳风,为我报仇!”怪人的声音尖锐了起来。  陆菊英只感到头皮发麻,直到这时候她才终于知道这个怪人是谁,原来他竟然是武林盟主欧阳风的师父,同时也是日光道的教主,江湖上有名的大魔头,传闻说当年他收养了孤苦无依的欧阳风,传给他三剑,自此欧阳风的武艺便突飞猛进,成为了武林盟主,但是欧阳风看不惯师父霸道邪恶的行为,于是最后大义灭亲,将师父杀死,可是,却没想到,他竟然还没有死。  “你,你那么厉害,为什么不自己去找他报仇呢?”陆菊英不由得问道。  “报仇?”怪人的语气里有些伤感,他伸出一只手,淡淡地说道:“你看,我这个样子,能出得去吗?”  陆菊英好奇地看了过去,透过斑驳的日光她看到那怪人的手臂上满是皴裂,好像身上长满了一张张咧开的嘴一样。  “只要离开这个深潭的时间一长,我的身子就会干裂开的,不等我赶到小风的身边,我的身子就会碎成一堆烂渣的。哼,小风他嘴里头说要饶了我的命,但是实际上呢,他却将我困死在了这里。”说到这里怪人的语气变得严厉了起来:“好了,该你选择了,陆姑娘,你选择谁活谁死呢?”  “我?”陆菊英一时说不出话来:“难道,没有更好的选择吗?”  怪人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:“没有我的帮助,就算他侥幸活下来了,他又能逃得过欧阳风的追杀吗?能够被武林盟主追杀,我想,罗宇轩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吧。如果你选择让他活下来,可是,他的才华有限,我的修为,他又能学会多少呢,我恐怕他最终还是命运多舛啊。”他如同一阵风一样飘到了陆菊英的身边:“所以,我劝你,还是选择让你自己活下来,这个选择比较好。”  “我?”陆菊英看着罗宇轩,眼中满是不舍,可是,她知道怪人说得对,罗宇轩是江洋大盗,欧阳风是奉官府之命追捕他的,沿路还有无数的武林人相助,他们又能够逃到哪里去呢?只是短短的十几天时间,却好像是过了十几年一样,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,担心着身后的追兵,这样的日子,她过够了。  “你是天才,三花聚顶,举世罕见,如果能够得到我的调教,超过欧阳风,指日可待。你就如同初升的红日一样,光焰必将照彻寰宇。”怪人诡异地笑着。  “我?”陆菊英犹豫了半晌,她突然走到了罗宇轩的身边,手里多了一团手绢,那曾是他们的定情信物,她将绢帕贴在了罗宇轩的口鼻之上,然后压下去,用力地压下去。  罗宇轩在昏迷中似乎有所感,手脚胡乱地挣扎了几下,但是他受伤太重,根本无法反抗,最后终于不动了。陆菊英的眼中迸出了两行热泪,她将手中的绢帕向空中一扔,口中喃喃道:“宇轩,对不起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  说这些的时候,其实她的心中如同明镜一样,她知道自己其实是有选择的,只是,她不想死,所以,只有将心爱的人推入地狱之中。在这一刻,她知道自己已经堕入了万劫不复之境,日光道,这个世人眼中的邪教,最终将是她不二的选择。  怪人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,他知道,这个有趣的游戏,终于开始了。  “你真的会教我武功吗?”陆菊英转向了怪人,然而,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看见怪人突然伸出手指,在自己的眉心部位点了一下,一道炽热的气流钻进了她的上丹田,又旋即顺流而下,经过下丹田传入了她的脚底涌泉,她的足底顿时生出了一道坚韧的力量,将她的身子缓缓地托了起来。陆菊英心念一动,那股力道随着血脉流遍全身,一种清爽之气流遍经脉。  怪人淡淡地说道:“果然是奇才,我就知道我没有找错人,这股真气叫做暗夜葵花,是我日光道不传之秘。”  “暗夜葵花?”陆菊英不解地看向了怪人。  怪人点点头道:“不错,葵花即使是在暗夜,也在寻找着太阳的方向,所以,不管你处于怎样的困境之中,这股真气也不会消散,它会对你有帮助的。”他说着手中多了一面白玉令牌,递给陆菊英道:“这是日光道的令牌,这个天下,属于你了。”  他说着又看向了绿幽幽的水面道:“现在,我要去休息了,我不能够离开水太长时间的。振兴日光道,除掉欧阳风,就靠你了。不要忘了,这可是你牺牲了你相公的性命换来的机会啊。如果你忘记自己对我的承诺,那么,我会对你不客气的。”他说着诡异一笑,身子钻入了水中,水面恢复了原来的沉寂,没有一丝波澜。    夏至日,“日北至,日长之至,日影短至,故曰夏至。至者,极也”,这是一年中日照时间最长的这个日子,也是日光道大会之日,黄山光明顶之上搭起了一座高台,高台上站着一些服装怪异的男女。  “刘护法,你说,我们今年是不是也该将这教主的人选选出来了啊?”一个魁梧的汉子说道。  刘护法瞥了他一眼道:“杨旗主干嘛那么着急啊?我们的教主还没有死呢。”  “刘护法,你看你这话说的,好像我就有多大逆不道一样,可是,你也知道的,教主被困在那个林子里,再也出不来了啊,而且,教主自己也说了的,希望我们能够找到合适的人选来振兴日光道啊。”  “日光道是要振兴,不过,这个合适的人选却并不是你。”刘护法冷声说道:“杨旗主,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,要想当教主,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得到教主的认可,得到他手中的日光令,另一种就是杀了欧阳风这个叛逆以服众。”  杨旗主自讨没趣,打着哈哈说:“我,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嘛,你看你,好像是觉得我真的觊觎教主这个位子一样,谁都知道,只有欧阳天木那个混蛋才会觊觎教主之位的,谁知道他背地里是不是和欧阳风有什么勾搭呢。对了,那小子呢,怎么不见他啊。” 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就听见远处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:“他来了。”  随后就看见空中一团黑影闪过,快如闪电一般落在了木台之上,手中提着什么东西,重重地砸在了地上,将高台砸出了一个深坑来。  “欧阳天木?”杨旗主和刘护法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,原来,此时倒在地上的正是他们方才还念叨的那个欧阳天木,那个壮硕如牛的欧阳天木此时浑身僵硬,躺在高台上一动不动,而将他扔到地上的竟然是一个美貌的女子,她此刻正笑颜如花地看着众人。  “你是什么人?”刘护法冷声道。  “我叫陆菊英,不过,这个名字对你们来说并不重要,你们以后只要称呼我为教主就可以了。”陆菊英陡然冷漠了起来,话语如霜。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刘护法指着地上的欧阳天木道。  “哦,我刚刚想要来这里来见你们,但是,在山下的林子里遇见他,他却不想让我过去,非但如此,他还想抢夺我身上的一块玉璧,你说,我该不该教训他。”陆菊英说着拿出了日光令道:“如果是寻常宝玉,赐给他也无妨,但是,偏偏这是我心爱之物。”  “这,是日光令?”  “还不跪下!”陆菊英冷冷地说着,眼中寒光闪烁。  “谁知道你是怎么将令牌骗到手的?这样就想让我们服从你?太天真了,总要拿出点真本事的吧。”刘护法冷哼了一声,对杨旗主说道:“杨旗主,刀准备好了吗?”  杨旗主觊觎教主之位已久,如今被一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女子占了先,他自然心生不满,于是便阴惨惨地说道:“放心好了,我的刀早就磨得很快了,绝对不会让她觉得很痛的。”他说到这里就举起了刀向着陆菊英劈砍了下去。  然而,就在此时陆菊英的身子却凌空跃起,卓然站在旁边的山崖上,俨然有一种观音临风的感觉。她手一扬,杨旗主就立刻感到浑身一寒,宛如被绳索捆绑起来一样,丝毫都动弹不得。  高台上的男女立刻刀剑出鞘,齐声呼喝了起来,摆开了严整的队列,向着陆菊英冲了过去,日光静静地铺洒在地面上,杀气凝结成形,向陆菊英扑来。然而,陆菊英却只是举起了手中的小玉佩,迎着阳光挥舞了起来,一道耀眼的光晕如同日光一样被她操纵在手中,霎时间光晕碎成了千万碎片,如同穿林而过的日光一样,投射在众人的身上。  击打在人身上的不是刀剑,不是暗器,而是光,是日光本身,尘土散开后,日光便消失无踪,只剩下陆菊英孤傲的身影站在岩石上,玩弄着手中的玉佩。  “日光万丈?”刘护法的口中吐出了鲜血,而周围其他的人也都纷纷倒在地上哀嚎,陆菊英举手之间就将他们制服。  陆菊英微微点头,举起手来,白玉上光芒流转,她淡淡地说道:“现在,还有谁敢怀疑我不是教主?”  杨旗主和刘护法对视了一眼,率先跪倒在地上,一番参拜之后,杨旗主指着欧阳天木道:“欧阳天木他不知道教主威严,所以有所触犯,请教主给他一个机会吧。”  陆菊英淡淡一笑,一道白光透空而来,如微风般吹拂在欧阳天木的身上,他顿时感到身子一暖,浑身的血脉又恢复了正常。  陆菊英沉声道:“不知者不罪,这一次我就暂且原谅你,不过,若是让我知道你还敢觊觎教主之位,你该知道结果的。” 共 1707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

睾丸胀痛是怎么回事
昆明治癫痫病好的医院
昆明癫痫病的治疗医院

上一篇:雨后原野满目绿

下一篇:珍珠贝2